2015/3/21

一直呼喚我的是前世許下的心願…【覺醒時刻1】





                         每天,畫箱都在角落等待我的開啟…

☆                                   ☆                         ☆                        ☆                   ☆                

2008年,我原本是一個上班族,每天上班打卡,下班洗澡睡覺…

有天拿了一張救國團關於前世今世催眠體驗課程的宣傳單,好奇心驅使我報名參加…



沒想到卻在催眠的過程中,看見自己前世身為梵谷不斷在作畫的身影…

原本我以為這個催眠課程所看見的畫面,不過是潛意識的作用,應該是暗示我將來會成為畫家…

因為我一直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會是梵谷?!  他很衰耶!

參加完催眠課程之後並沒有想太多,但是自從那天開始,

後腦勺經常莫名奇妙感到疼痛,好像有人拿了一把鐵撬想撬開我的腦袋…


經常閉上眼睛就看見很奇怪的畫面,畫面中的人物穿著歐洲男子的黑色西裝衣服,戴著黑色高帽,說著我聽不懂的法語…

雖然聽不懂,卻可以理解那個人所說的話,這真是一個很奇妙的體驗,

好像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可以穿越語言的障礙,用彼此的意念來溝通…

有天我走到書店,突然聽見Don MacLean所唱的『Vincent』這首歌…


當我聽見歌詞唱著: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但願我能告訴你,文生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這個世界根本配不上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一個美好如你的人…』

感覺那位歌者Don MacLean就是對著我在唱歌,彷彿在呼喚我的名字…

莫名其妙全身冒冷汗,不停發抖,眼淚不停掉下來,就像控制不了的水龍頭一樣…

感覺排山倒海的痛苦傾洩而出,很多奇怪的畫面不斷在腦中播放,

就像失控的錄放影機一樣,搖控機已經無法將它關閉…

我一個人蹲在書店的書架之中不停流淚,害怕別人看見我怪異的模樣…

我現在的名字明明不叫『Vincent』,

但是『Vincent』這首歌卻像是對著我唱的,那位歌者Don MacLean有很多話想對我說…

回家之後,凌晨突然驚醒,看見眼前有一位眼神如老鷹般銳利的男子正站立在我床前…

他正是梵谷!



梵谷的眼神正兇狠地瞪著我…

我很生氣睡眠被打斷,對他咆哮說:『為什麼你要把我叫醒?』

梵谷回答:『因為我正等著妳醒來…』

我問:『你是瘋子嗎? 很多人都說梵谷是瘋子!』

梵谷說:『我沒瘋,我看見的是真實的世界,可是沒有人相信我!』

我問他:『為什麼你要找上我?』

梵谷回答:

『因為妳是我的來生,我死前就是看見自己來生的模樣,才下定決心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問他:『為什麼你要自殺?』

梵谷接著說:『因為我想把最好的都留給妳!』

突然梵谷就消失了,留下我一臉的錯愕…


隔天清晨醒來,看著鏡中的自己,問自己:『我是誰?

看著鏡中的自己,居然變成梵谷的模樣,嚇得差點跌在地上…

我到底是誰?

腦中不斷問自己這個問題…

但是誰能告訴我真正的答案?

後來我開始閱讀『與神對話』這本書,還有其他關於覺醒的書籍,踏上解開『我是誰』這個問題的旅程…




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

在每天上班打卡,下班洗澡睡覺的日子裡,覺得自己快枯竭了…

難道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就是為了幫老闆拚命賺錢?!


我是誰?   為什麼活著?

經常在心中問自己這個問題,卻好似無解…

想起自己每天上班的過程中,有時開會上司在報告業績,我的心思卻會飄向窗外…

腦中浮現一個白色的畫室,落地窗外是一大片的湛藍海洋,我正坐在畫架面前拿著畫筆在作畫…

有時想想這好像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很多人都是等到工作二、三十年後退休才開始完成夢想…

所以銀行到處都貼著如何規劃退休金,享受退休生活的海報…

但是一直呼喚著我想成為畫家的夢想,難道只能在二、三十年後身體快老化的退休日子才能實現?!

到時候還能拿得起畫筆嗎?

有天我參加阿妹張惠妹的演唱會,看見她在舞台上綻放光芒的模樣,

不斷問自己:

『為什麼她可以在舞台上綻放自己的光芒,我卻只能做一個小小鏍絲釘,每天上班下班耗盡生命,我活著究竟是為什麼?』

腦中浮現一個答案:『如果不能綻放生命的光芒,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隔天我就下定決心寫辭呈,辭掉所謂安穩的上班族工作,一個人開始環島... 

然後搬到花蓮海邊的一間藍色小屋,過著每天看星星、畫畫的畫家生活…

雖然美其名是『畫家』,但是從來不敢大聲告訴別人:『我是畫家』!

因為很多人接下來就會問:『那妳要靠什麼養活自己?』

花光自己的積蓄之後,只好開始打工,曾經到賣場做試吃,也到餐廳打工…

有人問我:『為什麼不試試看賣自己的畫?』

但是我都會搖頭,

心想:『每幅畫作都是我的好朋友,在我最寂寞無助時都是他們陪在我身邊,我能出賣自己的好朋友嗎?』


2014年春節時,爸爸突然腦中風,

爸爸一輩子工作三十幾年,他一直渴望退休生活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沒想到他現在的退休生活卻是每天早上十點準時到醫院做復健,連拿筆寫字都有困難…

爸爸住院期間,我看見隔壁床一個老闆中風五次,他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努力賺錢,

後來卻是把錢花在住最好的病房、請最好的看護,這樣的人生有意義嗎?


現在的我,每當感覺自己快枯竭,就會打開畫具,畫心中想畫的畫…


只有在畫畫的時候,才感覺自己真的活著…

我畫,故我在!

心中不斷浮現一個聲音:『我要一直畫畫,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最近我畫了梵谷,因為他一直叫我畫他…



但是我卻把梵谷畫成粉紅色的,因為在我作畫的時節,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

腦中浮現一個念頭:『『希望梵谷的來生可以得到幸福!』

如果我是梵谷的來生,我願意背負他的使命,繼續走下去…

要一直畫畫,直到生命的盡頭…

這條路,一個人走了好久…

原本我也跟大家一樣覺得梵谷是個傻子,為什麼要當畫家過著貧窮的生活,賺更多錢不是更好嗎?

但是現在的我卻明白每當自己拿起畫筆作畫時,那種發自內心感到滿足、快樂的感覺,是任何都無法取代的!

我經常在這個亂到不行的畫室裡畫畫,畫具一團亂,到處是灰塵,但是我卻覺得好快樂…
只有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才會發自內心感到快樂!

畫家都有一對特別明亮的眼睛,雙手越骯髒,眼神卻越明亮…

因為我們完成的一幅幅畫作,都在完成靈魂深處的渴望…

每幅畫作裡都住著不同的靈魂,當你的頻率相近,就能跟住在畫布裡的靈魂聊天…


當我畫著這幅粉紅梵谷的畫作時,他的靈魂告訴我:

謝謝妳把我創造出來!

    妳從來不知道我有多愛妳?!

     為什麼我要找上妳?

     我死前曾經許下心願:『來生我要繼續作畫,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後來我腦中浮現自己的未來是一個東方女孩的模樣,看見她專注坐在畫架前畫畫的模樣,

     我就決定扣下手中的板機,讓自己的生命結束在一聲槍響之中…

    因為我知道自己的來生還會繼續作畫,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妳就是我的來生!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