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5

玄彬輪迴某世是大學心理系教授,認識一個長得像櫻桃小丸子的女學生…【我是誰19】


























聽見玄彬靈魂說:

「一萬年前我曾經來跟妳求婚,求婚不成卻死於情敵戰神Mars王力宏的刀下…

    後來我的靈魂下凡間輪迴,幸虧老天爺憐憫我!

    輪迴某世讓我成為妳大學的心理系教授,讓我能跟妳相遇…

    我輪迴那世身為某大學的心理系老師,

    某天在新生典禮上發現一名打瞌睡的女學生,我走過去,拿書本敲她的頭說:


   『喂,才開學第一天,妳就打瞌睡,以後怎麼辦?! 畢得了業嗎?』


    沒想到那名女學生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問我:『你是誰?』

    那名女學生的模樣,倒是挺像右邊這張櫻桃小丸子的模樣…

 我告訴她:『我是妳的老師啦!』

 沒想到她居然說:『你是大野狼吧!』

 結果她就趴下去繼續睡覺…

 我回家後,照鏡子一看,自己好像真的挺像大野狼的…





























後來某天,我到百貨公司買幾件新的西裝,準備迎接新的學期到來…

沒想到又遇見那名長得像櫻桃小丸子的女學生…



   



























   她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拉住她的手說:『喂,看見老師不會打聲招呼嗎?』

    她居然說:『拜託,像你這種痞子如果是老師,那我不就是校長了?!』

     她笑得好開心,瞪了我一眼就走了,我心想:『我真的像痞子嗎?』




某天,我上完『心理學概論』這堂課,

跟班上學生說:『下課之後叫你們班的班長來辦公室找我!』

學生說:『報告老師,班長今天翹課!』

我很生氣說:

『才開學的第一堂課,你們班的班長居然就翹課,搞什麼東西?!』

我接著說:

『你們班的班長在搞麼東西呀?! 

    第一堂課就翹課,你們怎麼會選出這種班長?!』






沒想到學生說:

『老師,你沒聽說嗎?

    她是以資優生的資格第一名考進我們心理系的,

    而且她非常兇悍,班上的男生都很怕她!』

我說:

『不管,叫你們班長明天早上八點準時出現在我的辦公室,

   不然我就把她的『心理學概論』這科必修學分給當掉!』


果然隔天早上八點我一進辦公室,就看見有個女學生坐在我的辦公室沙發上,不,應該是睡在我辦公室沙發上…


































我拍拍她的肩膀說:『同學,醒醒!』

我一看,怎麼又是那個長得像櫻桃小丸子的女學生?!



她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問我:『老師,你找我有事嗎?』

我大吃一驚說:『妳該不會是心理系大一新生的班長吧?!』

她也睜開眼睛很驚訝說:『你該不會是我們的班導師吧?!』




















我拍拍她的肩膀笑說:『想不到吧,這個世界這麼小!』



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我經常想著要如何整這個班長…

有次我叫班長說:『妳去把班上同學的課本收過來!』

她反問我:『老師,你有病嗎? 幹嘛沒事收同學的課本,你不知道心理學的原文書每本都非常重嗎?』

我很生氣說:『叫妳收,就收! 不要廢話這麼多!』

她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後我說:『收齊班上同學的課本之後拿到我的辦公室來!』

結果那個班長就邊搬課本邊罵:『真是一個痞子耶,我怎麼這麼倒楣啦?!』



















班長把課本搬到我辦公室之後,我立刻又交待她另一項任務:『從今天開始,妳擔任我的助理,負責幫我建檔,整理資料!』

她大聲抗議說;『為什麼?!』

我笑說:『妳不是想打工嗎? 老師這裡剛好缺一個助理,妳這麼聰明,又是個資優生,來當我的助理最適合不過!』

她的眼神就像想拿棒球棍K我的眼神,她反問我:『老師,那當你的助理,一個月有多少錢?』



我說:

『至少比妳去餐廳打工好吧?! 

   妳不是每天都去餐廳當服務生導致早上的必修課都翹課嗎?

   因為妳上晚班,早上根本起不了床!』

她很生氣說:『老師,你沒事打聽我的消息幹嘛?!』

我說:『喂,我是關心妳耶! 哪有一個班長早上的必修課都不來上,我是擔心妳被當掉!』

她居然充滿自信說:『老師,你知道什麼是資優生嗎?』
















我很心虛說:『想當年,我也是資優生耶!』

她居然像個男人一樣把一隻腳跨在我旁邊的桌上說:『真正的資優生是不用上課,也能考第一名的,才叫做資優生! 』



















我第一次看見這麼霸氣的學生,我心想:『那就來看看這學期誰會考第一名?』

到了期末考那天,那個女學生居然還是姍姍來遲,差點遲到!

我很生氣對她說:『妳再晚來幾分鐘,『心理學概論』這科必修學分一定會被我當掉!』

她居然信誓旦旦說:『放心啦,老師,你絕對不敢當我!』

我問她:『為什麼?』

她說:

『你不是想要我當你的助理嗎? 

    如果我連『心理學概論』這種必修學分都被當掉,

     你還有面子嗎?』




我氣到冒煙說:『從來沒見過這麼無禮頂撞老師的學生?!』

結果她就扮鬼臉對我吐舌頭說:『來咬我呀! 痞子老師!』




















我氣到說不出話,心想這科學分她要是沒考第一名,我一定會把她當掉!

結果考試成績出來,她居然穩坐班上第一名,讓我看了傻眼…

有天她出現在我的辦公室說:『老師,助理要做什麼事?』



















我問她:『妳不是不想當我的助理嗎?』

她一臉無奈說:『沒辦法,餐廳倒了,我得找到下一份工作!』

我問她:『不是有獎學金嗎? 幹嘛像瘋了一樣拼命打工?』

她說:『老師,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的事?』
















然後轉身就走,我說:『喂,我還沒說當我的助理要做什麼事耶?!』


























某天,我假借家庭拜訪的名義,到那名女學生家中拜訪,沒想到大老遠就看見一個長得像笑笑羊的男人…








    
















他拿著棒球棍朝我身上揮舞,還好我跳得快,沒被他打中,他很生氣說:『沒中!』





















他的模樣長得就像高以翔上面這張台灣電視劇『桃花小妹』拿棒球棍的模樣…

因為高以翔輪迴那世就是瘋狂哥哥!

當時我的左邊還站了一個身高190公分的男生,他就是丁春誠,長得像小叮噹!


























我心想這一家人怎麼長得這麼好笑?!

丁春誠那世問我:『你要找誰?』

我說:『找Venus!』

高以翔那世非常很生氣說:『你該不會也是想來跟我的寶貝小妹告白的混蛋痞子吧?!』

我身旁莫名其妙又出現一個男子,他就是輪迴那世的藍鈞天,一副想揍我的模樣說:『這個不要命的痞子是誰呀?!』






















沒想到我那個愛睡覺的女學生又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從房間走出,揉揉眼睛說:『哥,你們在吵什麼啦?』




結果那名女學生睜開眼睛之後,很驚訝看著我:『老師,你怎麼來了?』





















我說:『老師不是說過嗎? 會不定期做家庭拜訪,以確保同學們在校外品行良好?』





























結果輪迴那世高以翔、丁春誠、藍鈞天一聽見我原來是老師,變得非常有禮貌說:

『失敬,失敬,唉呀,原來是老師呀! 

   長得這麼帥,我們真是有眼無珠呀!』


但是那名女學生居然很生氣瞪我說:『老師,你沒事幹嘛來我們家?! 一定沒好事!』






我抗議說:『喂,我是來關心妳怎麼上課老是打瞌睡耶!』

輪迴那世的高以翔立刻說:『不好意思,我們家的寶貝小妹就是非常愛睡覺,造成老師的困擾,非常不好意思!』

























我說:『沒關係,上課打瞌睡事小,但是你的妹妹怎麼老是愛頂撞老師?』

輪迴那世的丁春誠立刻說:『我的乾妹妹可是有天才頭腦耶,老師,該不會她讓你的人生失去了信心吧?!』









我笑說:

『怎麼可能呢?!

    想當年我也是第一名資優生畢業,

    今天才會當上心理系的教授耶!

    我只是想來跟各位報告一下,

    你們的寶貝妹妹在校成績確實很優秀,

    總是考第一名!

    但是你們可能不知道,

    她最近剛交了一個男朋友!』
























結果我的話剛說出口,高以翔、藍鈞天、丁春誠立刻倒抽一口氣,裝作很冷靜說:

『怎麼可能?! 妹妹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嚴密掌控之中,怎麼可能交男朋友我們不知道?!』




輪迴那世高以翔、丁春誠、藍鈞天他們的表情

就像這張照片的模樣,

充滿懷疑的詭異表情…


他們反問我:

『老師,你這個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我說:『你們不信,問問你們的寶貝妹妹呀!』

結果那名女學生居然哭著說:『我交男朋友又沒有錯,我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耶,交男朋友有什麼錯嗎?!』




















輪迴那世高以翔居然出現很狐疑的表情問她:『老妹,妳確定妳交的是男朋友,不是女朋友?!』





























她很生氣說:『要你管!』



















我心想這對兄妹還真有趣,哥哥長得像『笑笑羊』,妹妹長得像『櫻桃小丸子』!



妳是不是跟『櫻桃小丸子』長得非常像?























沒想到輪迴那世高以翔起了疑心…

他反問我:

『老師,你長得挺像大野狼的嘛! 

    故意來我們家告訴我們關於我妹妹交男朋友這件事,

    是何居心?!』




























     我笑說:『因為我就是妳妹妹的男朋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