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11

為什麼台灣越來越多兒童罹患癌症?






















                      






                                   核電廠每天都在釋放輻射

                        導致越來越多兒童罹患癌症…


聽見奕華、Dora靈魂說:


「大家好,

    我們是來自天堂的靈魂

    今天想借著這個部落格

    告訴大家

    為什麼台灣、全世界

    越來越多兒童罹患癌症?

    我們兩個奕華、Dora

    都曾經罹患骨癌

    最後都上天堂了…

    因為兒童一旦罹癌

    存活的機率非常低

    癌細胞會像壞蟲般,到處亂竄破壞身體!

    一旦被癌細胞進佔,身體某部位就要割除,讓我們苦不堪言…


   我們生前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罹患骨癌?

   一直以為是遺傳或是生長期間偶發的身體病變…

   其實真正讓我們罹患癌症的殺手,正是我們所居住台北地區近郊的兩座核電廠核一、核二廠…




























因為老舊的核電廠每天都釋放輻射!

台灣三座核電廠核一、核二、核三都年事已高,每天長期釋放輻射…(註二)











































輻射看不見、聞不到、摸不著,

卻會破壞生物的DNA,導致細胞病變,

就像下面這張網友在日本福島鄰縣發現的變種花…(註一)



醫生們都不敢證實人們罹患癌症,與核電廠長期釋放輻射脫離不了關係…

因為在台灣,擁核、廢核有時與政治立場劃上等號…

但是可憐的是兒童!

因為兒童的身體還在生長,細胞不斷分裂,加上身高較矮,比成人更容易吸收靠近地表的輻射…

兒童受到輻射影響是大人的三到十倍! (註二)

許多兒童長期吸入核電廠釋放出來的輻射,輻射會破壞DNA,導致細胞病變,罹患癌症…

有研究指出:

如果你家居住在核電廠160公里之內,罹患乳癌的機率是沒有居住在核電廠附近的5倍! (註二)

大家可以點進下面這個網址,測量自己家離核電廠多近?

我家離核電廠多近? http://blog.baagic.com/nukes
圖片來源:http://blog.baagic.com/nukes







台灣全長約396公里,南北都有核電廠…

也就是說除非你居住在中央山脈或中部地區,否則幾乎都在核電廠160公里的距離之內…

但是輻射可不只會讓人罹患乳癌而已!

輻射會讓人們罹患白血病(血癌)、骨癌、齒癌、甲狀線癌、乳癌、膀胱癌、

肺癌、腦癌、腸癌、食道癌、食道癌、卵巢癌、胃癌、肝癌、胰線等惡性腫瘤的風險相對增加! (註四)

如果看這篇的網友,本身或是親友罹患以上的癌症,家又是居住在距離核電廠不到160公里…

請相信我們這群已經罹患癌症死去的靈魂們,

你或親友身上的癌症,絕對與核電廠長期釋放的輻射脫離不了關係…

因為醫生都會說癌症是先天遺傳或後天環境影響導致的!

但是很少有醫生願意去證實我們所居住的後天環境事實上已經受到核電廠長期釋放出來的輻射影響…


尤其是大台北地區測得的輻射值高達0.1微西弗,遠超過正常值0.04微西弗,已算是高輻射地區…(註三)





























所有居住在大台北地區的居民,罹患癌症的機率,會比其他縣市高出許多…

因為大台北地區已經有兩座核電廠核一、核二廠長期釋放輻射…


























我們兩個奕華、Dora罹患骨癌時,就是在台北榮總的93病房就診…

因為像我們這種罹患癌症的孩童,多半會被送到台北榮總的93兒童癌症病房…

在93兒童癌症病房擠滿了來自各地的癌症病童,很多都是居住在大台北地區…

我們死後,靈魂飄在半空中,才發現原來台灣各地的輻射指數已經非常高!

尤其是距離核電廠50公里之內的地區,人們罹患癌症的機率非常高!

但是人們都看不見輻射,即使罹患癌症都會把自身的遺傳、生活作息與壓力劃上等號!

確實這些都是影響癌症的原因,

但是大家不願重視的『核電廠長期釋放輻射』這個問題,無形中奪走許多人的健康與生命…


為什麼核電廠釋放出來的輻射會傷害人體?

因為核電廠就是原子彈的產物,同樣利用『核分裂』產生巨大能量…

或許有些人會說原子彈是戰爭用途,核電廠是和平用途,兩者不同劃上等號!

但是請大家看看核災受害者與原爆受害者,同樣都受到輻射影響,

不是死於災害就是倖存下來遭到輻射影響罹患各種癌症!

其實核災受害者與原爆受害者的病症都是相同的,只是原子彈爆發的威力比較強大,死傷比較慘重!

核災是後續因輻射罹癌的人數會越來越多…

人類不使用核電,還有其他選擇!

現在台灣一直沒被重視的『綠電』,其實就是一個新的選擇!

比較環保、低污染,也不用再擔心核廢料與輻射的問題,

希望大家看完這篇文章後,可以仔細去想想家中的用電,

除了一般台電所使用的火力、水力、核電的發電方式…


現在還有新的選擇是『認購綠電』!

綠電是使用再生能源,

綠色電力是指生產電力過程中,二氧化碳排放量為零或趨近於零,

相較於其他方式(如火力發電)所生產的電力,綠電對於環境衝擊影響較低,可以減少地球暖化,

幫助我們邁向更乾淨的未來…













相關資訊請看:『綠電認購即時資訊網』http://greenpower.ltc.tw/


如果越來越多人認購綠電,核電廠就可以儘快除役…

大多數人有福了!

不必再長期吸入核電廠釋放出來的輻射,導致罹患癌症!


或許有人會說:『認購綠電比一般的電費高出40%』 

但是我們這群因為癌症死去的靈魂想告訴還活著的人們:

當你罹患癌症時,只要能治好癌症,不管多少錢你都願意付!

    罹患癌症所必須付出的醫藥費與家人陪伴照顧的心血,絕對高出一般電費的40% !


    所以當你現在身體健康,繳得起比一般電費高出40%的綠電帳單


    你其實是有福之人!


    比起罹患癌症所繳出的醫藥費,綠電電費已經便宜許多了!



我們兩個奕華、Dora,如果讓我們重新選擇,我們與家人寧可繳交比一般電費高出40%的綠電電費,

也不希望再像我們生前那樣,為了治好癌症,

不但繳交許多醫藥費,還必須忍受病痛的折磨與割除各種器官的痛苦…




















結果我們都上天堂了!

因為癌症根本治不好,如果在健康的時候就可以預防,為什麼不這麼做?!




現在我們兩個奕華、Dora還是在天堂打麻將,就像生前在93病房一樣…

只是我們死後靈魂在天上看著人間的人們依然不知道自己正身處在核電廠長期釋放的輻射之中…

所以今天我們的靈魂特別借由姐姐的部落格,告訴大家真相!

因為我們生前就曾經承諾世人:『用愛改變世界』!

這也是我們死後靈魂一直在做的事!』



聽見Dora靈魂的聲音:

「我是Dora,

     我非常感謝黑人哥哥和范范姐姐在我生前曾經照顧過我…

     如果有天黑人哥哥與范范姐姐看見這篇文章

     我的靈魂想問問他們:

    『為什麼收了上帝的禮物,

       生下一對雙胞胎兄弟,

       卻不願意按照上帝的指示

       站出來推動『發展再生能源全面徹底廢核』?

       難道黑人哥哥忘了我們兩個曾經約定好

       要『用愛改變世界』了嗎?』



人死後,

靈魂還是會經常回去看看自己生前的親友…

我的靈魂有幾次回去看黑人哥哥與范范姐姐,

看見他們生了一對雙胞胎兄弟很幸福!

但是他們欺騙了社會大眾,

當初購買T恤的民眾都以為

義賣捐助癌症病童,

但是他們卻只捐出部份款項,

社會大眾都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我與奕華原本看見媒體批評黑人哥哥,都為他們叫屈,覺得黑人哥哥是大好人,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對待?!

我生前曾經告訴黑人哥哥:『千萬不要被媒體給打倒!』


但是當我死後,靈魂飄在半空中,才發現黑人哥哥與范范姐姐有很多不能說的祕密…

他們不願告訴大家,為什麼上帝要送給他們一對雙胞胎兄弟?

其實是希望他們站出來推動『發展再生能源全面徹底廢核』…

他們與一對雙胞胎孩子就居住在大台北地區,大台北地區可是高輻射地區,要特別當心!





























我和奕華的靈魂只希望黑人哥哥和范范姐姐可以講實話,

因為人在做、天在看!

如果一個人說謊,所有靈魂都會知道!

因為舉頭三尺有神明,

我們的天父都在看我們的所做所為!

我是Dora,

我生前最討厭說謊的人!

希望黑人哥哥、范范姐姐如果看見這篇文章,

可以摸摸良心問問自己:

『上帝為什麼要送一對雙胞胎兄弟給你們?

    只是希望你們拿來炫耀,當炫娃狂魔而已嗎?

    上帝難道不曾告訴過你們,

    應該要站出來推動『發展再生能源全面徹底廢核』?

     因為你們所拍攝的Love Life紀錄片,

     93兒童癌症病房的病童們其實絕大多數都是受到核電廠長期釋放出來的輻射導致罹癌的!

    人在做,天在看!

    希望你們可以說實話,請不要再欺騙世人了!』


 這是我Dora靈魂的心聲,


 也希望黑人哥哥、范范姐姐看到這篇文章,請不要攻擊寫這篇文章的人!

 因為寫這篇文章的人在2013年正是聽見上帝還有我Dora、奕華靈魂的聲音,

寫信送到傳奇星咖啡店給你們告知上帝將要派觀世音菩薩送子給你們的人,

因為寫這篇文章的人有通靈能力,可以聽見靈魂的聲音,

才能紀錄上帝與我Dora還有奕華靈魂的聲音。

希望黑人哥哥、范范姐姐可以摸摸自己的良心,

仔細想想自己在2013年是不是曾經收過上帝告知

將要派觀世音菩薩送子給你們的信件?

請不要再欺騙世人了,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




我Dora和奕華雖然經常和上帝打麻將,而且上帝經常輸,讓我們賺了不少天幣! (註五)

但是我們還是好想念台灣的香雞排、鹽酥雞搭配珍珠奶茶,真是絕配!

最近中元普渡快到了,上帝也讓我們來人間一飽口福,哈!

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喲!

~~~~~~~~~~~~~~~~~~~~~~~~~~~~~~~~~~~~~~~~~~~~~~~~~~~~~~~~~~~~~~~~~~~~~~~~~~~~~~~~~~~~~~~~~~

註一: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389332


福島核災輻射影響? 日民眾驚見「變種花」


日本福島鄰縣驚見雛菊變種花。(圖片取自san_kaido推特)
2015-07-24  10:52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日本311大地震導致福島核災,由於核電廠輻射外洩問題仍未完全解決,有日本網友指出,就在核電廠鄰近的地方,竟然出現了多株不尋常的「變種花」。
  • 日本推特網友貼出了數張異常雛菊照片。(圖片截取自san_kaido推特)
    日本推特網友貼出了數張異常雛菊照片。(圖片截取自san_kaido推特)
據英國《鏡報》報導,日本推特網友「三悔堂」日前貼出了數張雛菊照片,明顯可以看到雛菊變異前後的差別,如左邊的雛菊四個花莖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輪狀的花朵;中間兩株也可看到兩個花莖結合,成為畸形的雙胞雛菊。
該名網友指出,照片在福島鄰縣櫪木縣那須塩原市所拍,地點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約110公里,該地離地1米的輻射量為每小時0.5微西弗。目前這張照片已被上千名網友轉貼。
儘管未能證實這些變種雛菊就是核災輻射所致,但根據《哈芬登郵報》引述英國皇家園藝學會資料,這種被稱為「帶化」(fasciation)的現象,是許多植物會出現的變異現象,但通常發生在單一花莖上而且無法預測,有可能是基因上的變異、干擾、破壞等因素所致。
~~~~~~~~~~~~~~~~~~~~~~~~~~~~~~~~~~~~~~~~~~~~~~~~~~~~~~~~~~~~~~~~~~~~~~~~~~~~~~~~~~~~~~~~~~~~~~~~~~
註二: 節錄自《台灣必須廢核的10個理由》劉黎兒著 / 先覺出版




P.161 即使沒發生核災,核電廠也在持續放出輻射物質

兒童體內的細胞分裂最頻繁,比成人更容易受輻射的影響,一般認為是三至十倍,年紀越小越受影響。日本曾以「兒童新陳代謝活潑而輻射感受性高」為理由,廢止了集體照胸部X光。從廣島、長崎原子彈被曝者的調查也顯 示,兒童因被曝者的調查也顯示,兒童因被曝致癌而死的風險,是成人的二至三倍。最容易受影響的是胎兒,孕婦若被曝,胎兒出生後可能罹患白血病等癌症。


P.162 兒童首當其衝,成人也難倖免

最容易受輻射影響的兒童應該是身高較低、學年較低的小朋友,最容易吸五十公分至一百公分高處的空氣,而五十公分高處的輻射值是一百五十公分高處的1.5倍左右。

因此核災後,為人父母最重要的是監督政府所公佈的輻射值是在什麼高度測的,因為高度不同,輻射值可以相差二、三倍。其次,要連體內被曝的部分都計算在內,才能得知實質被曝量。再者,目標要放在一年一毫西弗以下才行。

成人當然也會受影響,成人也會遭到傷害,只是發病比較慢。在2011919日告別核電的六萬人集會中,反核藝人山本太郎不斷呼籲「要守護兒童也要守護成人!」事實上成人更脆弱,因為家園遭輻射汙染剝奪,不時有人因此自殺。輻射汙染不僅會造成心病,也會使成人致癌,有些四十六歲以上的人才得甲狀腺癌就是遭輻射汙染的結果。


P.174 核電輻射傷人,養生無望

    台灣人很注重養生保健,相關的書籍和商品都大為暢銷,每個人都有一套養生保健理論,但另一方面,台灣人卻對許多劇毒都視而不見,像20105月爆發的塑化劑事件,毒性是三聚氰胺的二十倍,為三十年來最嚴重的食品摻毒事件,長年毀損台灣男人的生殖能力。但塑化劑的問題至今尚解決。另外,老舊核電廠會不斷放出輻射汙染在大氣中,讓台灣女人的各種婦癌罹患率在亞洲名列前茅,但也沒人追究,任憑衛生署等單位隨便搪塞。台灣人的實際作為都跟養生相反,任由各種劇毒瀰漫社會。

    根據衛生署統計,台灣每年新增六千名乳癌患者,官方說法是「隨著飲食西化,乳癌病患年輕他」,但這種與事實完全相反的說法,令人無法接受,因為歐美婦女都是高齡之後才罹患乳癌,只有亞洲核電大國日本、韓國和台灣的婦癌格外嚴重,而且是年輕婦女罹患。美、日都有研究認為,這是附近的核電廠造成的。

   即使沒發生核災,核電廠的存在本身就會放出微量的輻射物質。美國的古爾德(Jay M.Gould)與古德曼(Benjamin A. Goldman)兩位醫師寫了

《致死的虛構國家主導的低劑量輻射線的隱蔽》(Deadly Deceit: Low-level Radiation)該書是比較美國所有距離核電廠一百六十公里的地區與沒有核電廠的地區,發現在原子爐地區的乳癌率是沒有核電廠地區的五倍。從核電廠發出的低劑量輻射其實會致癌、致死,而且越老的核電廠釋放出的輻射汙染越多。

   全世界的乳癌罹患率從1990年開始減少,但在有核電的國家如日本、台灣、南韓,罹患率反而上升,

南韓與台灣的核電廠都是建在人口密集的都會圈附近,像台北市距離核一、核二廠不到30公里,台灣年輕婦女有那麼高的婦癌罹患率不足為奇。
































日本也是,當全世界的乳癌減少時,日本女性乳癌死亡率卻在19502004年增加了五倍!

有日本醫師研究認為是日本國內建了55個原子爐所致,核電密度遠超過美國, 一般人平時就遭到比美國更濃的輻射汙染。
 不僅乳癌,其他如血癌、骨癌、齒癌等,在加拿大等國也有研究指出,有輻射汙染的地區,兒童致癌率格外高

除了發生核災可能導致全島滅絕的風險外,核電廠帶來的傷害都是先傷害兒童、年輕人或婦女,讓核電存在的代價無限大!


P.181 核災致癌、致死人數以百萬計

核災的特點就是不會讓人當場死在眼前,除了賣命的核電工,急性死亡的人不是那麼多,於是核電當局便可以因此否認死、病與核災的因果關係。即使福島核一廠內已經有三人死亡,其中在輻射汙水庫工作的一人是急性白血病死亡,當局仍不肯承認是因輻射汙染而死亡。連台灣的擁核人士也都大聲疾呼「福島核災沒死一個人」,拼命替日本爭辯,以淡化核災的嚴重性。

但事實上輻射會從體外汙染人體,也會透過吸入的空氣及輻射汙染食品造成體內被曝,現在是潛伏期。舊蘇聯國土是日本的二十倍,蘇聯在車諾比核災後二十年間有一百萬人因輻射汙染死亡。人口如此密集的日本,承受的後果不會低於車諾比。

歐洲輻射風險委員會(ECRR)秘書長巴茲比教授估算,五年、十年後將有以百萬人計的日本人會罹患小兒癌症或白血病死亡。雖然日本也有教授表示,反正日本人半數都因癌而死,但現在是福島以及關東、東北的兒童或年輕人半數將可能致癌,年紀大的人被曝的影響較小。車諾比核災後,周邊地區老人為兒孫辦喪事變成日常風景,日本以後是否也將如此?

車諾比核災的死、病人數到底有多少呢根據當時蘇聯官方公布的資料,直接死亡人數是三十一人(連當場死亡員工二人的話,共三十三人),但其實除了敢死隊之外,救災員工、直接被曝員工及家屬等,近年才知道是數百人。


    核災的可怕在於其影響大約五年後才會逐漸顯現,因致癌而導致死亡或疾病纏繞終生。京都大學原子爐學者小出裕章在車諾比災後估算,車諾比附近的六百公里圈內(還不含莫斯科),因核災致癌死亡人數約五十七萬二千人,其他歐洲二十六國遭輻射汙染而致癌死的達二十六萬二千人,合計約八十三萬五千人,若加上其他小出沒估算的區域,則超過一百萬人。

    小出是根據車諾比核災放出的銫來估測的,事實上車諾比核災放出有碘一三一、鍶、釕(ruthenium)等幾十種輻射物質汙染大地及人畜,但因為沒有可信的資料,只能從銫來估測。雖然後來有些對銫的放出量評估只承認了一半,但表示至少也有五十萬人因此致癌死亡。


    最慘的還是白俄羅斯。當時蘇聯為了莫斯科免遭輻射之害,曾用人工雨的技術,讓雲層籠罩莫斯科,使得七成的輻射塵都降落在現在的白俄羅斯。至今白俄羅斯還有二百二十萬人以上,因為無力搬遷而居住在汙染地區,其中五十多萬人是兒童,車諾比核災已經過了二十五年,因輻射汙染而致癌死亡的人數還不斷在增加。綠色和平組織最初估計的總傷亡人數是九萬三千人,但另有報告數據指出,一九九○至二○○四年間,在白俄羅斯、俄羅斯及烏克蘭可能已經有二十萬件在正常致癌以外的額外致癌死亡,而且自二○○四年之後,成人癌症發病及死亡人數逐漸增加。二○一一年十月塔斯社報導的數據更為明確,烏克蘭「車諾比殘障者同盟」公布調查報告,車諾比核災在該國造成三百五十萬人被曝,其中一百二十萬人是兒童,共有一百五十萬人以上死亡


~~~~~~~~~~~~~~~~~~~~~~~~~~~~~~~~~~~~~~~~~~~~~~~~~~~~~~~~~~~~~~~~~~~~~~~~~~~~~~~~~~~~~~~~~~~~~~
註三:http://www.nownews.com/n/2013/03/09/285245


反核!蔡康永要求全面廢核 現量輻射值嚇壞人

  • 蔡康永(中)訴求全面廢核。(記者邱榮吉/攝影)

    蔡康永(中)訴求全面廢核。(記者邱榮吉/攝影)

309全台反核大遊行下午登場,藝人蔡康永攜帶輻射偵測器加入行列,當場測得0.1微西弗,超過正常數值0.04微西弗,讓大家嚇了一跳,但他強調不能將所有輻射都歸咎於核電廠,「可是當你感覺到這樣的危機,你對於核四的擔憂就會更具體。」這回走上街頭,蔡康永說:「我的訴求就是全面廢核!」
由於看了劉黎兒著作《台灣必須廢核的10個理由》,讓蔡康永開始注意核能發電一事,他表示每回聽到關於核電廠的相關消息,都會震撼又嚇到。蔡康永說:「希望遊行能超越一切政黨的技術性操作,直接顯示我們對核發電的恐懼。若能達到這種訴求,所有政治人物都會見風轉舵,他們自然會反省做的事情是否符合人民的需要。」
▲蔡康永攜帶輻射偵測器加入反核遊行行列。(記者林士傑/攝影)
▲蔡康永攜帶輻射偵測器加入反核遊行行列。(記者林士傑/攝影)
藝人公開表態反核,有人質疑會遭捲入政治風波,蔡康永強調在乎核電這件事不是要討好任何人,而是在做必須做的事情。今天獨自現身,雖然有許多藝人表示要陪他遊行,蔡康永都以自己是個人身分參加予以婉拒,他說:「大家不一定要在一天內呈現力量,而是從今天開始持續提醒民眾核電的危險。」
針對公投一事,蔡康永提到對核電的擔憂應該超過政治算計,若繼續糾纏其中,會無法處理和生命相關的切身問題,「我相信民意的表達會讓政治人物重新判斷,做出的決定是否符合人民需求。」
所以不需要公投?他點頭說是,「如果你需要把臉從這場遊行轉開,而去辦一個比較抽象的公投,我覺得這個政治人物判斷人民的意願的能力可能會跟我們想像的有太大差距。」
▲蔡康永希望遊行能超越一切政黨的技術性操作,直接顯示出人民對核發電的恐懼。(記者林士傑/攝影)
▲蔡康永希望遊行能超越一切政黨的技術性操作,直接顯示出人民對核發電的恐懼。(記者林士傑/攝影)
~~~~~~~~~~~~~~~~~~~~~~~~~~~~~~~~~~~~~~~~~~~~~~~~~~~~~~~~~~~~~~~~~~~~~~~~~~~~~~~~~~~~~~~~
註四: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19963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廣島原爆70週年》中國不出席紀念儀式,「日本領導人會來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嗎?」

你為什麼需要知道這則新聞
8月6日就是廣島原爆70周年,當年的原爆倖存者已垂垂老矣,他們反對重啟核電廠,也反對首相安倍晉三的戰爭史觀。

1945年8月6日上午8時15分,美軍在日本廣島投下一枚代號為「小男孩」(little boy)的鈾原子彈,造成約9萬到16萬6000人喪生。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使用核子武器,比太陽還亮100倍的瞬間亮光,高達攝氏數千度的猛烈熱浪,一陣強烈的震盪,半空中充滿輻射的蕈狀雲,廣島市區頃刻間成為廢墟。3天後又在長崎投下另一枚代號為「胖子」(fat man)的鈽原子彈,約6萬到8萬人死亡。
8月15日,日本無條件向同盟國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2014年統計,包括因後遺症而喪生者在內,這兩場原爆前後共奪走逾45萬人性命。今年8月6日就是廣島原爆70週年,當年的原爆倖存者已垂垂老矣,他們反對重啟核電廠,也反對首相安倍晉三的戰爭史觀。
中央社報導,長崎大學原爆後障礙醫療研究所教授高村昇追蹤經歷廣島、長崎原爆受害者健康狀況變化,研究顯示,原爆受害者由於器官受輻射侵襲,像是罹患白血病(血癌)、膀胱、女性乳癌、肺、腦、甲狀腺、腸、食道、卵巢、胃、肝、胰腺等惡性腫瘤的風險相對增加。原爆受害者罹患多重癌、骨髓增生異常症候群(MDS)的人數也增加。
原子彈所造成的物理損失是瞬間衝擊波與火災帶來驚天破壞,爆炸威力相當於2萬1000噸火藥(TNT),地面受到的能量相當於受普通太陽照射的1000倍。爆炸中心的溫度高達攝氏3000至4000度,附近的房屋瓦片等紛紛「起泡」,木質房屋達到著火點自燃,無一倖免。

人類無法控制核能的事實已很明顯

聯合報導,87歲的星埜惇是廣島原爆倖存者,他在福島市家中受訪說,30年前他在福島召集原爆倖存者時,批評核能產業仍是禁忌話題,但在2011年福島核災後,情勢改觀。發生核災的福島第一核電廠距離福島市約60公里,星埜惇加入大多數的日本人,反對安倍重啟核電廠。九州電力公司的川內核電廠預定10日恢復運轉,是近2年來的第1座。
中央社報導,原子彈落下時星埜惇人不在廣島,後來他回去找失蹤的同學,其中1人似乎毫髮無傷,但已失去意識,另1人鼻子、嘴巴、眼睛,全身都燒傷了,黑的像是木炭。第1個朋友死在去宿舍的卡車上,第2個活了下來,但身體爬滿了蛆,星埜惇用鑷子1隻1隻地幫他夾走,可是最後他也走了,「就算到了現在,我都沒法忘記朋友被炸傷的模樣。」
星埜惇說:「核能的危險,以及人類無法控制它的事實已很明顯,不應重啟核電廠。」89歲的原爆被害者團體主席山田舜也有同感。不過,兩人都不願把核能的危險與原子彈相提並論。戰後與星埜惇都在福島大學當教授的山田舜說:「軍事用途與和平用途有差別。」
86歲的木幡義輝是長崎原爆倖存者,戰後回到出生地福島縣三春町,擔任教師直到退休。木幡說,他一直想忘掉原爆後協助照護傷患,幫忙搬遺體到山上安葬的情景,「直到現在,我一講起那時的事,都還會忍不住掉下淚水,胸口都還會悶悶的。」
在日本被稱為「被爆者」的星埜惇、山田舜與木幡義輝,痛批安倍的保守派政策,包括放寬和平憲法對軍隊的限制,以及不願對二戰道歉。山田舜稱日本的戰時領袖為「謀殺者」,「但安倍沒有深入研究」。星埜惇說得更白:「我不認為安倍真的承認那是一場可恥的侵略戰爭。」
反對重啟核電廠的星埜惇在福島市一座公園指著輻射偵測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反對重啟核電廠的星埜惇在福島市一座公園指著輻射偵測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皮卡咚」老師為遏止核武擴散請命

中央社報導,日本人使用「皮卡咚」(PICA-DON)這個詞彙,形容當年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PICA指快速炫光,DON是模擬原子彈落下巨響的狀聲詞,而廣島當地人稱坪井直是「皮卡咚」老師。高齡90歲的坪井直目前是「廣島原水爆受害者團體協議會」理事長,回憶70年前那慘絕人寰的原爆瞬間,他心有餘悸。
那天他在距離原爆核心1.2公里處,正前往廣島工專的途中,突然一陣炫光閃現伴隨著「咚」的巨響,接著被爆炸威力推到空中,落在10公尺外的御幸橋上。意識模糊間,他發現自己全身嚴重燒傷,衣袖和長褲都被炸破,腰部蠕動著蚯蚓般的東西,仔細一看居然是血管。「我當年是軍國青年,當時心想,美國這混蛋,此仇非報不可」。
蘋果報導,他的周圍四處有人哭喊求救、尋找親人,「我看到一名女童眼球掉出眼眶,很多人流著血踉蹌而行,簡直像鬼一樣」,有人四肢都被炸斷,從路上到河裡都有焦屍,「我還看到一名男子按著腹部的洞,努力避免器官掉出來。」燒焦的氣味久久不散,「簡直是人間煉獄。」
母親找到坪井直將他送醫,他在醫院昏迷40天才清醒,躺在病床1年沒法起身。之後他因輻射影響罹患2種癌症與心臟病,共住院11次,其中3度被宣告病危。幸運的是,他還能在中學教書並娶妻生子,但有很多倖存者造血功能差且有高罹癌風險,婚嫁和找工作難免受社會歧視,不敢坦白自己曾遭受原爆波及。
廣島與長崎登記在案的18.3萬名原爆受害者,平均年齡上月正式超過80歲,再過10餘年恐將凋零殆盡。90高齡的坪井直拖著病體積極走訪美、英、法、德、印度等21國,北韓更去了2次,並寫信建請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走訪廣島,不是要美國道歉,而是為遏止核武擴散請命。他說,人類不能只專注經濟好而已,更要慎思核武會扼殺未來世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央社報導,廣島市元安川河畔的殘破圓頂屋是當年美軍原子彈炸廣島的遺跡。當年爆炸中心附近的建築物幾乎全毀,僅存這棟原是廣島縣產業獎勵館屹立著。這座殘存的遺跡有個穹頂,於是被稱為「原爆圓頂屋」,告誡世人原爆的悲慘及祈求和平的象徵,1996年被登錄為世界遺產。
今年78歲的前廣島和平紀念資料館館長小倉桂子說,「我們現在腳踏的地方有許多人因原爆死在底下」。那年小倉8歲,原爆當下在距離原爆核心2.4公里處的廣島市牛田町,一陣昏迷恢復意識後卻是眼前一片黑,分不清煙幕瀰漫的黑還是夜幕低垂的黑。
原子彈驚爆後,河面遍布著人、馬、家畜的屍體,流向大海又被海水沖回,很悲慘,即使疏散到山上的學童逃過一劫,4000人也全成了孤兒。還有留在白牆上的「黑雨」,那是離原爆核心3.7公里處,含輻射物質留下的黑雨痕跡。
世界強國競相發展核武,更加深小倉務必讓世人了解核武恐怖的決心,所以她致力於蒐集、翻譯、解說廣島原爆的資訊。小倉深信,倖存者大難不死,必是上天要他們活得有意義。

美國是否有必要投下原子彈?

中央社報導,91歲的蓋肯巴赫(Russell Gackenbach)是參與廣島投彈任務的其中一架隨行轟炸機「必要之惡號」(Necessary Evil)上的領航員與攝影官。直到幾天後機員看到廣島原爆後的照片,才真正了解這項任務的毀滅性。
蓋肯巴赫說:「70年後回顧這起事件,我仍然相信這是正確的決定,我認為當時的杜魯門總統也知道這一點」,「你能想像,如果人們發現我們擁有這項能力卻不去使用它?」70年來,美國是否有必要投下原子彈逼迫日本投降,原子彈戰爭的道德性一直廣受外界探討。
駕駛「伊諾拉蓋伊號」(Enola Gay)B-29轟炸機,飛到廣島上空投下鈾原子彈的蒂貝茨(Paul Tibbets)已於2007年過世,他從不後悔自己在戰爭中的角色。他說:「我視這是一項拯救性命的任務,我並未轟炸珍珠港,我沒有發動戰爭,但我是去結束戰爭。」

百國代表出席70週年紀念儀式

新頭殼報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厚生勞動相鹽崎恭久,6日將出席在廣島市和平紀念公園舉行的「原子彈爆炸遇難者悼念暨和平紀念儀式」。美國將由負責軍備控制與國際安全事務的副國務卿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以及駐日大使卡洛琳.甘迺迪(Caroline Kennedy)代表出席。此外,擁核國家英、法及俄羅斯的駐日大使也將出席,但中國不打算派代表參加。廣島市政府表示將有100個國家和歐盟的代表參與,創下歷史新高紀錄。
在原子彈爆炸後,廣島市重建為「和平紀念都市」,而最接近引爆位置的建築物定名為「原爆圓頂」,成為廣島和平紀念公園的一部分。廣島市一直以來持續提倡廢除核武器,自1968年以來,世界各地若有核武引爆或試驗,都會有不少廣島市民前去抗議。
南早報導,今年5月日本共同社曾獨家披露,中國裁軍大使傅聰要求《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審議大會最終文件草案中,刪除呼籲全球領導人訪問核爆受害地廣島和長崎的部分,因為這是「歪曲歷史的內容」。
傅聰認為,日本被投原子彈是有原因的,雖然他對遇難者報以同情,但是反對日本政府利用NPT審議大會的企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你問中方領導人會不會訪問廣島和長崎,我想首先問一問,日本領導人什麼時候到中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紀念館參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
★註五:

科學家發現天堂和地獄真實存在!

更新時間: 2015-06-30 06:46 PM [紐約時間]


美國太空總署的哈勃太空望遠鏡拍攝到的「天國世界」。(網路圖片)


天堂存在嗎?地獄存在嗎?古往今來的諸多信仰者對此堅信不疑,他們相信行善者在死後將升入天堂,而行惡者將被打入地獄,接受各種刑罰。14世紀義大利詩人但丁的《神曲》就描述了從地獄到天堂的歷程。與虔信者相反,還有不少人打著科學的旗號否認天堂和地獄的存在。他們認為科學沒有證明的,就不能確認其是存在的。然而,如果科學發現天堂和地獄的確是真實的存在呢?

1994
28日,美國世界新聞周刊(Weekly World News)刊登了一張照片,這張由哈勃太空望遠鏡攝於19931226日的照片清楚的顯示出,在茫茫的夜空當中有一大片璀璨無比的城市,這就是人們努力尋找的「天國世界」。據說,這張照片只是傳回的照片中的幾百分之一。女研究員梅森博士(Marcia Masson)引述美國航天局內部專家的話,表示那片城市絕對是天國:「因為就我們所知,人體生命是不可能存在於一個冰冷的、沒有空氣的太空中。」相信神存在的梅森博士說:「我們發現的是上帝居住的地方。」

梅森博士認為,拍攝到神的世界決不是偶然的:「歪打正著,超級好運之下,美國航天局哈勃望遠鏡瞄準了特定的地點、在特定的時間裡,拍攝到了這些照片。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我並不懷疑是有某人或某事在影響著,讓哈勃望遠鏡對準了某一個特定的太空位置。」「宇宙那麼廣闊,所有地方都是美國航天局可以拍攝探索的對象,為何會偏偏選中那裡呢?肯定是有生命操控這件事情。」

美國航天局的專家證實,此圖片引起了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和副總統戈爾的興趣,他們要求每日提出簡報。此外,美國航天局還曾應教皇約翰·保羅二世的要求,將照片傳給他。由於美國航天局拒絕對照片報導做出評論,所以梵蒂岡方面亦低調處理保持沉默。

顯而易見,美國航天局一直沒有把所發現、所拍攝的宇宙真實告訴給人類,而這些真實的影像很可能改變全人類的思維和信仰。

而網路流傳的一篇文章,則揭示了蘇聯科學家發現地獄入口的過程。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前蘇聯實施了龐大的大陸科學深鑽工程,據悉,鑽探地點選在人跡罕至的帕欽加地區,在這裡,前蘇聯鑽出了有史以來最深的洞,洞深超過7英里(約12.2公里),並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深部實驗室。

勘探工作於1970524日開始,終止於1994年。到1983年,該井的鑽探深度已經達到了12,000米,為此,決定停止進一步鑽進。最後的262米是在19831993年間進行的,花了整整十年。停止鑽探的官方理由是經費不足,但據內部人員透露,真正的原因是井內有一些超自然的現象出現。鑽井技術人員確信:「根本不存在經費問題;而是由於有『妖魔』從井底出來,鑽探工作不得不停止進行。」

科學家表示,超過3千米深以後,便有一些讓人難以置信的奇怪現象出現,人們會聽到從鑽孔中傳出人類的嚎叫聲以及尖叫聲。據一家芬蘭報紙報導,一位前蘇聯著名地質學家狄米爾·阿撒哥夫博士說,他們在用機器鑽開了9英里深的地洞後,裡面竟然飛出一頭青面獠牙、長有翅膀的怪物。稍後他們將一台錄音機送下洞去,竟聽到陣陣凄厲悲慘的慘叫聲,彷彿有數不清的人正受到極大的痛苦。而這是無法用科學來進行解釋的。

阿撒哥夫博士對此的解釋是:「我過去不相信有天堂或地獄之說,但作為一個科學家,我現在卻不能不確信有地獄存在。不用說,我們都對此種發現感到萬分震驚。但我們都知道所見所聽的,絕不是幻覺,而我們也絕對肯定,我們已打開了地獄之門。」

























據說,科學家們已將這些哀叫聲用錄音機錄下,以證明他們並非無中生有。

不管天堂和地獄的科學發現是否真正證明了神的真實存在,這些發現可能讓那些無神論者「痛苦不堪」。他們或惟有以這並非官方公布的證據而繼續予以否認。

的確,業已探尋到了迥異於人類世界的高級生命的官方機構,如美國宇航局,為何不願將類似的發現和真相公諸於眾呢?事實上,阻撓真相公布的恰恰是那些惟「科學為絕對真理」的各個領域的權威們。他們曾把特定領域的科學擴張為人類各個領域都必須遵循的范型,從而建立起一種強勢專制的科學意識形態話語。如果顛覆了他們曾經締造的惟科學為尊的世界,他們將該如何自處和掌控這個世界?只是真相可能不會被永遠遮擋,尤其是當那冥冥中的力量在起著主導作用之際。

來源:生命之約

(責編:天天)